中國網11月26日訊(記者 吳佳潼)11月14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全面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強調,要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推動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譜寫生態優先綠色發展新篇章。從源頭上系統開展生態環境修復和保護,要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

保護長江水生態環境已成為國家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而源頭的保護對於長江上中下游來説尤為重要。近日,中國網記者跟隨“大江大河大征途”長江考察團走進長江源頭第一鎮——唐古拉山鎮,探尋長江源第一座民間自然保護站——長江源水生態環境保護站在長江源頭保護和生物多樣性保護等方面的做法和成效。

圖為位於海拔4536米的長江源頭第一鎮——唐古拉山鎮的長江源水生態自然保護站。任萬里 攝

建在“垃圾堆上”的自然保護站

長江源,位於海拔4700多米的世界屋脊青藏高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面積最大的高原濕地生態系統。這裏湖泊密集、高原生靈繁多,以正源沱沱河、南源當曲和北源楚瑪爾河組成扇形水系,是母親河長江的發源地。

然而,隨着青藏公路和青藏鐵路的開通,西藏經濟高速發展,大量工業產品進入青藏高原,伴生大量以包裝物為主的垃圾。但當時,垃圾處理工作明顯滯後,導致垃圾隨處可見。

2003年,四川省綠色江河環境保護促進會(簡稱“綠色江河”)啓動青藏高原長江源地區垃圾調查項目。2011年,綠色江河啓動了長江水生態環境保護行動。2012年9月30日,長江源第一座民間自然保護站、中國民間第二座自然保護站——長江源水生態環境保護站在沱沱河畔落成,當地牧民親切地稱它為“紅房子”,長江源水生態環境保護事業由此跨入嶄新階段。

然而,當地牧民告訴記者,“紅房子”的前身卻是一片“垃圾堆“,堆滿了各式各樣的垃圾,一到下雨天,便臭氣熏天。最終,經過各方努力,在“垃圾堆”上建成了今天的“紅房子”。

“紅房子”主要負責長江源地區的垃圾清理與調查,通過志願者招募和系列項目的實施,推動長江水源地垃圾污染狀況的持續改善,為高原牧區的垃圾收運和處置作出示範。每年約有200名志願者來到“紅房子”,他們來自全國各地、各行各業,克服高反高寒,不取分文報酬,與保護站工作人員一起,撐起了這裏大大小小上百個項目的運營和維護工作。

圖為長江源水生態環境保護站站長吐旦旦巴。中國網記者 吳佳潼 攝

“保護長江第一滴水”

藏族小夥兒吐旦旦巴土生土長在唐古拉山鎮,見證了家鄉環境從山色和湖水交錯的大美之地,到水坑發黑發臭、垃圾成堆的過程。痛心之餘,吐旦旦巴於2011年辭去青藏鐵路的穩定工作,投身到生態環境保護的事業中。如今,他是長江源水生態環境保護站站長。

“垃圾靠人撿是不可能撿完的,要通過各方面共同努力。”吐旦旦巴感嘆,建站至今,保護站開展了一系列活動致力於解決這一問題。志願者們深入牧區開展有關垃圾危害的相關教育培訓,幫助牧民解決垃圾去向問題,以“垃圾換物品”的獎勵方式,鼓勵牧民從遙遠的牧區把不可降解的垃圾帶到保護站,並給予牧民一些生活用品作為獎勵,比如用5個塑料瓶換1瓶飲料等。

為解決不可降解垃圾長距離運輸問題,“垃圾運輸激勵機制”建立——通過向途經保護站的自駕車和空返車進行環保宣傳,動員大家帶走一袋垃圾至格爾木指定回收點進行後續處理。

為打通垃圾流通“缺環”,實現“分散收集、長途運輸、集中處置”的垃圾收運模式,2017年,青藏綠色驛站一期在青藏公路青海境內格爾木到唐古拉山鎮420公里路段建立6個站點,並正式投入運轉。

圖為志願者撿拾公路旁的垃圾。任萬里 攝

通過保護站工作人員和志願者們的接續努力,大家的意識逐漸增強,長江源地區的垃圾污染明顯減少。8年來,“紅房子”共清理包括塑料瓶、金屬罐、廢舊電池等垃圾近百萬件,完成青藏線垃圾調研8項,並協助政府初步建立起常見遠地區的垃圾處理體系。

如今,走在唐古拉山鎮的道路上,不再是隨處可見的塑料袋和易拉罐,而是公路旁堆放整齊,等待回收的各類垃圾。

“我們在長江源頭,要保護長江第一滴水,守住生命第一道關。如果不做好保護工作,中下游再治理也沒有意義。”吐旦旦巴説,“雖然這幾年我們取得了成績,但還要繼續努力,這是一份長久的事業。”

閒暇之餘,保護站站長吐旦旦巴(左)、志願者臧明微(中)與管理者張思瀛回憶起保護站的往昔故事。中國網記者 吳佳潼 攝

“保護長江源頭就是保護我家鄉的水”

“紅房子”管理員張思瀛來自上海,小時候住在蘇州河畔,“那裏的水像墨汁一樣,方圓兩公里以內經常散發着一股惡臭。後來搬到黃浦江旁邊,經常看到有死豬、垃圾漂浮在江上。”張思瀛回憶。

雖然現在蘇州河治理得很好,但小時候的場景讓他無法忘懷,他總在想,這些水是從哪兒來的呢?源頭的水也是這樣嗎?“爸爸從小就告訴我,水資源來之不易,並不是用之不竭,要懂得保護和節約,有機會要到源頭去看一看。”

2018年,張思瀛作為斑頭雁保護志願者來第一次來到長江源,隨後便一直參與志願工作。2020年,他放棄銀飾設計的工作,來到保護站做了管理員,除了保護站日常工作外,還要負責志願者的招募和管理。

從志願者到管理員,張思瀛感慨:“鐵打的‘紅房子’,流水的志願者。”

圖為志願者將在公路邊撿拾的垃圾分類投放。中國網記者 吳佳潼 攝

身材瘦小的志願者臧明微是位河北姑娘,利用工作空檔期來到“紅房子”做志願者。“每個志願者服務期1個月,前3天適應高海拔,之後就參與巡站、測温、打掃衞生、到唐古拉山鎮的主幹道及109國道進行垃圾調查。”臧明微介紹,調查工作完成後會對垃圾進行分類,並做數據統計和分析,積累起來為後續自然保護站的建立、學術研究等提供數據支持。

“志願者服務時間短,能做的事情也有限。這裏的生活很清苦,但是我們就像一粒種子,把所見所聞在自己的領域內傳播出去,可以影響更多的人。”臧明微説。

在張思瀛看來,從事這份環保工作對他意義很大,“我從長江尾來到長江源頭,雖然長江在不同的地域有不同的名字,但我們共同守護的都是母親河。我現在守護長江源頭,就是在保護我家鄉的水,我很自豪。”